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颍州文学.征文】六安.张宏雷||父亲是否等候在千里之外?

点 击 “颍 州 文学” 关 注 我 们 吧!202089期 总第89期
父亲是否等候在千里之外?
文/张宏雷
又是一年芳草绿。91岁的父亲离开我们三个年头了。
母亲有关节炎行走不便,回家敲门的时候,总是父亲来开院子门,开了门就昂起头笑眯眯的看着我。其实我有钥匙,父亲毕竟90岁的人了,他能亲自开门就说明他没毛病。父亲喜欢坐在堂屋看电视,或坐在门前走廊戴着眼镜看报纸,他坐的椅子是他的大孙子送的,成了宝贝,一坐就是十八年。后来的两年里父亲摔倒了四次,有一次摔得头破血流还住了院,幸好每次都没伤到筋骨。
现在我回家,只有母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父亲坐过的椅子还空在堂屋里。
父亲1928年出生,生性耿直,又是军人出身,讲话做事雷厉风行,离休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就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两岁时父亲让我和三岁的哥哥在电站花园照像,他用一串钥匙逗我吸引我,我比哥哥胖点,梳着二分头,挺着肚子,穿着红色三角裤,白色的短袖衫,胸口挂着一串红珠链,右手拿着一把小手枪。我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由于父亲这片阳光,没有感觉到贫寒。
父亲常忆苦思甜,讲他参加革命的事。一次战后打扫战场,他和战友挨家搜查漏网的敌人,在一户人家父亲发现战友在另一间卧室拆被子,这个被面很新,战友想占为己有,父亲告诉他要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能给老百姓留下坏的印象。后来在开思想报告会时,战友就此事主动认了错。当首长得知是我父亲提醒并制止了他的行为,当场就表扬了我的父亲。加上父亲口才好,记忆力强,领导上政治课讲的话,他都能记得住,后来入了党被提拔为指导员。六十年代学雷锋,父亲出差带回一本《雷锋的故事》,所以我和哥的名字连起来叫“雷锋”。
往事只能回忆,可一回忆就会流泪,特别是母亲现在不能提到我父亲,也想去父亲的坟上看看,顺便再回娘家看看,我担心八十多岁的她受不住遥远的路程。2018年大寒父亲入土为安,去年清明是哥回去扫的墓,今年我想带儿子儿媳一起去,因为父亲没有看到大孙子的大婚庆典,去了可以告慰他的灵魂,了却一份心愿。
出了门抬头看着千里之外,回到故乡的父亲是否平静地等候在那里呢?
【作者简介】:张宏雷,笔名远山谷雨、作品见国内外报刊,有诗集《让面孔呈现面孔》(合集);《在看不见的地方,看您》;长篇小说《爱的童话》;《张宏雷童话故事》中短篇小说集《第二回合》;杂文《改革百态》等,安徽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现在某机关供职。

▼往期精彩回顾▼
【颍州文学】平台发布||《颍州文学》征稿须知
【颍州文学.平台发布】|| 关于举办“孔一坛”杯“说出你的爱” 父亲节征文活动的通知
点 亮 “在 看”, 你 最 好 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