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青康藏高原(Vol.4 花一万块钱打飞的,只为了去高原捡大便?!)

青康藏高原

/

是的,你没看错。

下图这群人打了1万元的飞机来到高原,正在开心地捡着牛粪?。

这样不可思议的生活,是由一位叫子鹏的朋友带来的。

从一线城市到NGO,从青藏高原到台湾,子鹏始终在探索生活最本真的状态,找到并将这种状态还给高原上的村民。
“住进村落,做几日当地人”
“当地人像平常那样生活,就是在工作”
第四期ReGo,我们邀请到了游牧行的创办者子鹏、游牧行的在地负责人钱钱,来畅谈他们的秘境缔造之路。

/

进入小宇宙?~~

 木子鹏
游牧行创始人
“远嫁”台湾的新疆汉子
在漫长的探索中体悟到部落文化的生命力,用最质朴本真的方式,将书本和媒体之外的青藏高原,缔造出独一无二的生命之美。

 钱钱
从台湾来到青藏高原的姑娘
游走在现代文明中的前杂志美编

一位曾经每周都要重装徒步做几日“山民”、被游牧行吸引到青藏高原、遇到了爱情并从此过上了牧民生活的神奇姑娘。

03:15 从大都市到高原学校再到台湾,迷失的路上看到部落文化的生命力
04:50 你们想去青藏高原看一看吗?
06:20 我在台湾的时候,每个礼拜在台湾骑2小时机车到山脚下,再重装徒步上山做几日山民
08:15  因为爱情,我留在高原,和又是牧民又是唐卡画师的男友一起
09:45  牛是草原上的股票,有上市、退市,牛奶毛皮则是利息
13:15  怎么会有人花一万多飞过来捡牛粪?
19:00  让当地人被看见,成为小小的明星,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24:40  他把地上的蚂蚁放到路边是为了防止被路人踩到
28:20  一个牧民女子说,我希望自己可以大病一场,这样就可以不用工作了
29:30  让当地年轻人更有选择,看见更多可能性,是我们的价值所在
33:00  我不是要当老板,也不是要当爸爸,而是要与当地人一起创造
37:38  快问快答

01 
为什么创办游牧行

Celine:其实蛮想了解一下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创办游牧行这家社会企业?

『遊牧行』是專注於青康藏高原(玉樹地區)的社會企業。為那些願意傾聽世界的人們,提供全然融入高原游牧生活與藏族文化的生命體驗旅行產品。

子鹏:来台湾前,我有十多年的时间在北京工作和生活。在2010年玉树地震前后,认识了玉树当地的一些藏族好朋友。

去了台湾以后,跑了很多台湾东部地区,原住民的部落,看到很多回到部落的年轻人,用一些创意的方式让外面的人进来体验。我就在想,这种往前的很快的生活方式,是我自己想要的吗?后来慢慢地,因缘结合,我创办了游牧行。

02 
牧民一天的GDP

Celine:在牧场,家里有80多头牛的话,算是有比较大的资产吗?

子鹏:大家会习惯性地站在都市人的角度想他有多少钱,但其实在牧场牛跟人的关系非常微妙,草原是银行,牛比较像股票,每年有新的小牛出来,就有新的股上市,也有退市的,像病死的、老死的牛。

牧民吃的就是牛的利息了,牛奶跟牛毛才是他们最主要的价值。一家比方说五六口人,跟100头左右的牛,其实是在草原上维持一个刚好的平衡关系。

△ 牧民挤挤挤牛奶

唐卡像刚才说的也很有意思,其实当地人对唐卡来说来讲没有那么高高在上,当然唐卡是重要的东西,没有错,但唐卡画师对当地人来讲,他是我们说的匠人,以前来讲是一个谋生的手段,能让他生活下去的一个方法。所以我们其实带活动也是会带客人回到这种文化的里面,回到文化的本质里面,去看这些东西。

03 
牧民对生命的尊重

Celine:钱钱从台湾去高原生活了这么多年,之前的生活跟高原的状态可能还是有点差别,是吗?

钱钱:除了气候环境,我觉得最大的不一样是,他们对于生命这件事情的看待。那个时候我跟着大爸爸去转经,他有弯腰去捡起地上叶子上的蚂蚁、蚯蚓放在路边,因为我们转经路上有很多人不断地走,担心被接下来走过去的人给踩死了。

从这个事情开始,我打开了一些不同的思路,用一个非常柔软的姿态去了解他们对生命的尊重。

△ 钱钱和当地的小孩

子鹏:夏天,大家在捡牛粪的时候,会把牛粪摊平,像揉面一样把它压扁,就有客人问“你们为什么要压扁,直接烧不就好了吗?”

但当地的牧民出来告诉我们说“冬天可以不用压扁,因为冬天没有虫子,但夏天的牛粪比较厚,如果不摊平,小飞虫容易钻进去,那么在烧的时候就会把这些虫子一起烧死了。”

△ 捡完牛粪后,烧牛粪

04 
高原牧场的婚姻,幸福与无奈

钱钱:我们牧场有个伙伴,她很特别,今年大概24岁,那时候我其实还蛮惊讶,因为跟这个女孩子聊天的过程中,不管是她的言语谈吐,或者是说她的意识跟讲话的那种方式,你都不会觉得她是一个牧场来的女生。

今年刚好有了一些时间跟她聊天,就聊到你衣服为什么不买什么的,那时候她就说没有钱。我第一时间有一点点吓到,“怎么会没钱呢?今年不是才刚刚结束工作,有一些收入了吗?”,这个时候她才告诉我说,其实之前的钱全部给家里了。因为她已经嫁到了另外一个牧场家庭里,所以钱算是夫家的,就是说她往年工作的收入都是给夫家的。

在玉树附近的这些牧区,你到任何一个牧场家庭看,大部分的劳动力,赶牛、捡牛粪、早上挤牛奶,家里早中晚的用餐,全部都是女孩子在做。女孩子的劳动力特别大。藏区大部分传统家庭里面的女孩子没有任何的工作机会。

子鹏:以前我们团队有个牧民女孩工作了一年,后来嫁到别人家了,我听过她讲一个例子,说我真的希望自己大病一场,病三天躺在床上。我们问为什么,她说因为这样我就不用做劳动了,不然每天都要日复一日一日的做。我们听了觉得挺心痛的。

05
游牧青年陪伴成长计划

子鹏:我们看到了很多牧区美好的东西,但是也看到了那里年轻人迷茫的地方,还有很多有恶习的地方。我们并不是要像一个传统的旅行社,一个导游说这个地方多美好,以前有个什么传说故事。我们是特别想带着客人一起走到牧民的生活里,把人跟人真正地连接起来。

这些年团队里面有很多年轻人。大概我们接触了快20个年轻人,跟我们五六年下来,每个人都有变化。有的汉语进步,有的女孩子开始主导家里的事情,带爸爸去西宁看病,带哥哥去成都看病,开始在家庭关系上或对外面的世界有想法了,也有机会去上海实习,去北京工作。

△ 牧民给客人讲解藏区文化

我们一点一点地让这些当地的年轻人能够有他们自己的选择,有自己的见解。这些其实是我们在做游牧行几年里面觉得最最有价值的,也是让我们觉得最有趣的事情。

△ 外来游客在藏区的换宿体验

06 
想要跟当地人一起创造

Celine:其实你们这种方式特别妙的地方是,当地人只需要过他原来的生活,但是他就已经在工作了。

子鹏:对,这个道理我们花了好几年才明白,我也不是要当老板,我是希望跟当地人一起去努力、一起去创造。

比如今年2月份,我们想做一个【跟藏人回家】的项目。其实就是去当地待着,跟他们过一个藏历新年,交一点生活费直接给当地。但其实我们是花了很久才绕回来,回到最本真的状态。

△ 
戳海报进入项目主页

07 
游牧世界与现代都市的连接者

子鹏:大家所不太熟知的在青藏高原这一批最后的游牧人,他们的爷爷奶奶这一代人还是非常传统地在帐篷里过着游牧生活,但他们的小孩子已经是看喜羊羊灰太狼的这代人了,整个经济的方式也全都变了。这个过程会很微妙、很矛盾,他们既想融入到生活,但是仿佛融入城市化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又非常地辛苦。

△ 当地伙伴家庭

所以我们带客人进来之后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怎么样让这些放牧的人,所谓的社会底层和边缘的人,把他们生活能展现出来给客人。

△ 来自游牧行品牌手册里的一个页面
举一个例子,我们最常带客人干的事情就是在草原上捡牛粪,这件事情最开始我们在做的时候,当地人都不相信说不可能,他说怎么会有人花着钱坐飞机过来,花将近一万人民币到这里来捡牛粪?后来我带了一群台湾比较顶级的企业家过来,在这里体验这样的生活,大家真的就趴在地上徒手地捡牛粪、把牛粪要压扁。

△ 正在教授如何正确地捡牛粪

这件事情对当地人触动特别大,在压牛粪的时候,牧场的爸爸特别激动,指着地上的牛粪跟我们说这是“牛瓦”,这是“久瓦”。那时候我才知道不同的牛粪是有不同的名字的,干的、湿的、长条形的、扁的,都有不同的名字。我就很激动,就要记下来,去培训,因为我们想把这些知识保存下来,让他们教给客人。

我们在记这个牛粪名字的时候,旁边过来一个小孩子,大概四五岁,看喜羊羊灰太狼长大的那种小朋友,他就问我记的是什么,我就跟他说“久瓦”“帕廓”这些,还问他能听得懂吗?他说藏语听不懂。

那一刻就觉得你仿佛站在一个几千上万年的人类历史发展的转折点上,你就站在那一点上面,你朝前看是几千年的游牧文明,朝后看就是喜羊羊灰太狼的一代。你突然觉得,天哪,几千年的文化在你眼前就这样消失掉了。

/

主播 | Celine/Li
音频后期 | 加西
文案 | Celine/加西
封面设计 | Yiyun
图片 | 游牧行
音乐| HAYA《Link》&HAYA《都利亚》

……………………………..

/

?

第一期 | 不正经的“跟团游” X Niko-G Adventures
第二期 | 吃出旅行的意义 X 恩临-Raw‘n’Chill若予惬
第三期 | 语言学习旅行者 X 无畏-格莱珉

按个 “在看”  / 让ReGo出圈?

青康藏高原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