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颍州文学.征文】上海.梅长青||父爱深深

点 击 “颍 州 文学” 关 注 我 们 吧!2020141期 总第141期
父爱深深
文/梅长青
父亲一生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光荣史,但他一生养育我们兄弟姐妹六人,除大姐没上学,我们兄妹五人都上了学。我和两个孪生弟弟都读了硕士,这在农村是多么不易的事情啊!父亲一向很严肃,不苟言笑,我们兄弟姊妹六个都很怕他,有什么事都是先和母亲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到中年的我,如今亦为人父,才慢慢体会到父亲那严厉的背后,蕴藏着一份看不见的父爱。父亲十八岁时,当过村长、公社(乡)互助组组长、公社社长等职务。由于工作缘故,父亲经常走村串户,在家的日子很少。每当父亲周末回来,我们兄妹几个争相向父亲汇报学习成绩。那时,父亲应该是最欣慰的,偶有考不好的时候,我们自己躲在角落里,不敢言语,父亲从不责怪,但我能从他关切的目光中得到些许的安慰,便愈加自省、奋进。记得有一次,大弟因受周围小伙伴的影响,一时贪玩上课开小差,被老师告发。父亲就利用暑假的时间,把我们几个带到生产队去“双抢”,暑天的热浪一波接着一波,在田里不用说干活,只要往那一站,汗水很快就湿透了衣裳,更何况还要赶上别人劳动的步伐,半天下来,整个人都累趴了,从那以后,再没听过老师说大弟上课走神的事了。读高中要到离家30多公里地的县城住校,父亲送我到学校报到,他挑着一百多斤大米、棉被和衣服。临走时,父亲衣服还滴着汗水。那时,我就想:一定好好读书,以最好的成绩来报答父亲对我养育之恩。望着父亲的背影渐行渐远,多么想追上父亲,说一声“谢谢!”可是那时……父亲一生特爱喝茶。每当新茶上市,父亲就会收购一些,一则是送些给亲朋好友尝鲜,二则是自己喝。他将上好的茶叶放入铁罐中,铁罐覆一层晒干的粽叶,在粽叶上再盖一层草纸,放草纸是防茶叶潮湿,起干燥剂作用,最后合上铁盖密封好。父亲鉴定茶质优劣的方法简单有效:烧一壶开水,取出视若珍宝的宜兴茶具,把不同产地的茶叶各取一小撮分别放入茶具里,先少冲一点水,温润茶叶并轻摇茶杯,洗完茶后再提壶冲满,茶叶在水的冲击下上下翻飞,慢慢舒展开身姿,煞是好看。待茶叶冲泡静置五分钟后,端起杯子闻一闻茶香,看看杯中茶叶的形态和茶水色,最后轻呡一口,让茶水在口中小许转动下,做完这些,茶质的好坏,父亲已了然于胸。看着父亲有条不紊地做着这一切,小时的我觉得特好玩,对父亲的茶杯特别好奇,趁父亲有事的时候偷偷喝上一大口,也许是喝得太快的缘故,除了觉得味道略苦实在尝不出什么来,心想这茶有什么好喝的?父亲为什么那么喜欢喝茶?带着疑问去问父亲,父亲呡上一口茶,笑着说:“小子,喝茶不能囫囵吞枣,要慢慢喝,细细品,饮茶也是一门学问,茶中自有乾坤呢。”那时的父亲是惬意的,快乐的,一直延续到现在!那时,生活上虽然比较拮据,但父亲对孩子是非常疼爱的。小时候,经常看见收废品的人拖着平板车走村串巷,能收到各种废书、废纸,特别是小人书(连环画),父亲遇见总是以二分、五分不等价格收买下来给我们看,从那时起,我看的小画书就是《水浒传》《岳飞传》《小英雄雨来》《铁道游击战》《地雷战》等等。父亲为了满足我们有书看,连抽烟也戒了。有时手里拮据,父亲会拿出家里积攒多时的鸡蛋与收废品人交换,我那时除了心里美得无与伦比外,根本没想到过,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父亲有多么不易啊!如今,父亲已是耄耋老人了,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人也长寿,我们没有像以前那样大操大办,就想着带他去南方大城市走走看看。辛苦了一辈子,想陪他去广州和海南看看吧。可父亲不愿意去,又怕我们辛苦,又怕浪费钱。我怂恿他最疼爱的外孙和孙子当小说客,最终他还是不肯,我们做子女只能陪他看看上海周边公园。父亲的恩情是永远报答不尽的,只要父亲身体健健康康,心情愉悦,我们做儿女的就感到开心,老舍先生说:“人,即使活到90岁,有父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一些孩子气。”是啊,父母亲在,我就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备受着父母亲的呵护,而家就是我永远的幸福港湾,安逸而舒适!
作者简介:梅常青,男,1969年12月3日出生于安徽芜湖,现居住上海。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嘉定文学》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作家文学》《安徽日报》《安徽机械报》《宣城日报》《上海教育报》《上海散文》《新普陀报》《嘉定报》《卢弯报》《长征报》等多家报刊。2018年两篇散文《守望2019》《月光》在“第五届相约北京”中国散文网征文获得一等奖。

本期审核/编辑:肖龙
▼往期精彩回顾▼
【颍州文学】平台发布||《颍州文学》征稿须知
【颍州文学.平台发布】|| 关于举办“孔一坛”杯“说出你的爱” 父亲节征文活动的通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